您当前的位置 : 民族宗教 >> 动态信息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火车上一面之缘,让他们彼此挂念了50年……

2018-07-15   中央电视台《等着我》

  有一种爱,可以跨越民族,超越亲情。有一些人,是没有翅膀的天使,是不穿铠甲的英雄,在黑暗中毫不犹豫伸出援手,为他人带来生的希望与光亮。

  1964年,来自哈密维吾尔族家庭的阿不都·卡斯木突然罹患罕见皮肤病,求医无果。绝望之际,火车上一个汉族姑娘竭尽所能帮助他,这位姑娘叫做王香莲,当时是一名医学生。

  当她伸出援手之际,便拉近了心与心的距离,让只有一面之缘的双方,成为半个多世纪以来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一家人。

  火车上一面之缘

  她给这个家带来了生的希望

  五十多年前,作为家中的顶梁柱,阿不都·卡斯木手臂和腿部长满了肉瘤。

  为了全心照顾病重的父亲,儿子艾外都·阿不都辞去工作,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不堪重负。

  由于父亲病症罕见,哈密医院的医生也束手无策,建议他们到乌鲁木齐的大医院去。

  在回家的火车上,已无法正常坐立的父亲只能在乘务员和其他乘客的帮助下,躺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临时铺就的褥子上。

  人来人往,大家都匆匆看一眼便走过。火车哐哐向前,这个家庭前方的路,却越发迷茫了。

  就在这时,一位身着军装,头戴军帽的姑娘,蹲下来仔细查看了大叔身上的肉瘤并询问了情况,一点儿也不忌讳。

  艾外都·阿不都将父亲的情况简单地告诉了姑娘,“我们要回家准备一下,然后去乌鲁木齐医学院。”

  姑娘听后马上鼓励他一定要积极治疗,接下来的四十多分钟,姑娘一直帮忙照顾着大叔,还告诉他们自己是医学生,名叫王香莲,在西安实习,来乌鲁木齐探亲。

  下车前,她记下了他们家的地址,说:“你们去乌鲁木齐,我在那里等你们!”

  一周后,艾外都·阿不都真的收到了王香莲的来信。信里关切地询问了他父亲的近况,并再三鼓励他积极治疗。

  在乌鲁木齐,王香莲十分记挂阿不都·卡斯木的病情,先后三趟前往医学院询问。随后发了第二封、第三封信,甚至在信封里夹了10块钱。在那个一毛钱可以买两个鸡蛋的年代,这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是一笔“巨款”。

  艾外都·阿不都感动之余,下定决心,拿着筹集到的350块钱,带着父亲前往乌鲁木齐,在火车站也得到了好心人的帮助。两名解放军战士忙前忙后将父亲从火车上抬下来,帮他放好行李后,又骑来三轮车将他们送到医院安顿好。

  可惜的是,那已是三月,王香莲已返校,没能见上一面。但王香莲多次委托乌鲁木齐的亲戚去医院看望阿不都·卡斯木。

  就这样,从老人治疗到痊愈的四个半月里,王香莲给他们寄去15封信,140元钱。艾外都·阿不都一家都盼望着有一天能与王香莲再见,当面表达谢意。

  跨民族跨世纪的亲情再相逢

  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

  天不遂人愿,四年后,阿不都·卡斯木不仅没能再见到王香莲,病情还再次复发。这次他前往医疗条件更为发达的西安进行治疗。而那里正是王香莲上学的地方。

  原以为这次能够顺利见到恩人,父子俩特地带上了给她准备的礼物。怎么也没有料到的是,王香莲没见着,西安医院的专家看到他后,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阿不都·卡斯木大叔来了!”

  原来,王香莲将他在乌鲁木齐治疗时拍摄的病情照片,拿到了她在西安的实习医院里咨询,专家们早就熟知了他的病情,还曾写信到乌鲁木齐的医院,与那里的医生讨论了治疗方案。

  这次,他们也提供了最大的帮助,不仅安排了特殊病房,方便艾外都·阿不都照顾父亲,还让他们免费吃食堂。在人生地不熟还语言不通的西安,王香莲依然在用自己的力量支持、帮助着卡斯木大叔。

  老人在治疗期间和治愈后拍了很多照片,照片里他积极乐观地接受治疗,痊愈后更是开心得不得了,他希望这些过程能够记录下来,等询问到王香莲的新地址,便寄过去同她分享。

  这个小小的愿望,在通讯极其不发达的岁月里,变成了一种奢望,直到1981年老人因心脏病去世也没能实现。

  这个愿望,是父亲的遗愿,也是艾外都·阿不都的夙愿,他们一家人都希望找到王香莲,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救命恩人,这个“汉族的亲女儿”。

  阿不都·卡斯木在临终前,一遍遍地要求别人给他念王香莲的最后一封来信,仿佛这样心里能得到一丝慰藉。

  艾外都·阿不都答应父亲,一定会找到王香莲,找到这个姐姐,当面对她说声“谢谢”。

  看了电视节目,艾外都·阿不都的女儿海丽切木·艾外都帮着填写了报名表格。

  时隔半个多世纪,在央视“等着我”栏目组的帮助下,他们终于见到了王香莲。

  王香莲得知阿不都一家苦苦寻找了她五十多年,含着泪说道:“我仅做了一件小事,没想到你们常挂在心上。”

  艾外都·阿不都的女儿紧紧握着王香莲的手,激动地说:“您做的一件小事,影响了我们一家,影响了我爸一生!”

  节目现场,艾外都·阿不都给节目组准备了礼物,一幅极具新疆特色的刺绣,还带来了原本在西安就打算送给王香莲的花帽和一条亲自挑选的围巾,一幅代表团结的石榴刺绣,以及一枚保存了53年的毛主席头像胸章。

  在节目现场他亲手给王香莲戴上了围巾,圆了父亲阿不都·卡斯木的遗愿。而王香莲则给他带来了两幅亲手作的画,祝愿他安康长寿。

  被问及为何会关注一位陌生大叔时,王香莲坦言:“因为我是学医的呀,我要关心人民的健康,但是我还没学到真实本事,只好表示关心,起码给他一个思想的支持。”

  在看到艾外都·阿不都手上那张缺了三分之一的照片时,王香莲激动道:“我也有!”随之拿出一大本相册。

  原来,阿不都·卡斯木大叔的相片,她都精心保存着,甚至比大叔家人保存得还要完整。

  这段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的寻人之旅,最终圆满落幕,但艾外都·阿不都一家与王香莲的情谊不会落幕。

  正如他们紧握着的手,我们的民族将会更加团结,互相帮助,共同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