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要闻关注

街道办真“精” 运营方真“细”

2019-11-25   天津日报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街道办真“精” 运营方真“细”

  ── 上海静安区临汾社区为老服务中心见闻

  11月21日上午,上海静安区临汾路380弄,多云。阳光躲躲闪闪,一只白色的蝴蝶在初冬依然开放在墙头的一簇簇黄色小花间“散步”,咿咿呀呀的胡琴声从墙内橘色的小楼里飘出来。

  “上世纪80年代小区初建时,这里是幼儿园。后来社区孩子少了而老年人越来越多,2015年小区提升改造,街道就向产权单位租了这里,改造成了为老服务中心,为周边老人提供嵌入式养老服务。”临汾路380弄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顾宣,望着窗外的这座小楼说:“我母亲就享受到了中心服务。最初这里是一个老人社区日间照料中心,我母亲年龄大了又有轻度的认知障碍,白天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就在上班前把她送到日间照料中心。后来又有了一个提供‘喘息式服务’、有37张床位的长者照护之家。不巧她摔伤了,出院后,我就把她送到这里住了几个月,接受康复治疗。”

  小楼三楼的一扇大窗前,五六名刚刚在康复训练师指导下完成训练的老人,坐在阳光房里,看着街对面中学操场上跑跑跳跳的孩子们,喝着水聊着天儿。

  “我已经在这里住了4个月了。”刚进行完走平衡杠训练的蒋爷爷,今年81岁,因为老伴儿身体不好,出院后直接来到长者照护之家。“这里对我真是全方位的照顾,不想走了。”

  “阳光房建在这里,就为让爷爷奶奶们能看到对面学校里的孩子们。老人看到孩子会开心。你看窗外的树,我们都请人修了枝,不遮挡老人视线。”临汾路街道办事处服务办主任苗丽娜,一语道出当年政府部门改造小楼时的体贴细致,“改造费用、内部的设备等硬件全部由街道负责,专业的照护运营方‘拎包入住’,而且免租金。”

  从10:00开始,小院一侧的玻璃房里,陆陆续续有老人走进去,研究一下大屏上包含12道大荤(纯荤菜)、6道小荤(荤素搭配)、3道纯素、一汤一主食的当日菜单,相熟的人坐在一起说笑几句。一天中人最多的老年食堂午餐时段就要开始了。

  “居家养老是最主要的养老方式。居家养老的老人们最需要什么?我们对辖区内6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了全覆盖的问卷调查,结果是助餐服务。”苗丽娜介绍,在开办老人食堂前,政府部门进行了细致的调研,精准提供服务。

  很多提供嵌入式养老服务的社区,食堂交由入驻的机构养老运营方附带运营。在临汾路社区,长者照护中心与老年人食堂却是由两家企业分别运营。“照护中心的老人,大多是刚出院的,饮食上有特殊要求,运营方是康复照护的专业公司,有餐饮配送中心。”苗丽娜的话,点出了政府对参与社区养老运营的社会力量是如何“精细分工”的。

  引入时讲求精细分工,运营后街道办对社会力量还有“恩威并施”的精细管理。

  运营方恒烁餐饮有限公司在临汾社区老年食堂的负责人董钧棠对此深有体会:从2016年底试运营开始,街道办不仅在消防、食品卫生等方面严格管理,还通过问卷调查形式,让老人们提意见。

  开始一天一餐总共只有6—8个菜,老人们嫌选择太少,加!现在一餐20个菜,还有烧麦、生煎包、小笼包、酒酿圆子等面食。有老人不愿意早上过来买早餐,又希望在食堂买到适合做转天早餐的食品。下午加一顿点心!“有包子、面包、大饼等各种面食,都是现做的。要排很长的队,为了保证后面的人能买到,不得不限购,每人一包。”顾宣告诉记者。

  “我们是3:30就开始工作,一日三餐一点心,晚餐结束的时间一般在18:30。全年只休正月初一到初四。”董钧棠掰着手指给记者讲为何是休正月初一至初四──“初一全家要聚会,初二女儿回家,初三朋友聚会,初四家里一般还有剩菜。到初五剩菜不能吃了,要来我的食堂了。”

  “我们大年三十晚上虽然不开餐,但是提供酱鸭、红烧蹄膀、卤味儿,老人买回去丰富年夜饭餐桌。”

  这么体贴周到的服务,老人们怎么可能不喜欢?从最初的只有几百人,到现在已经有近8000名老人在这里办卡吃饭,食堂每日都为1000多人次的老人提供服务。76岁的李奶奶甚至说:“是食堂救了我一命。”当初独居的她患肺炎住院治疗,出院后“烧饭烧不动了”,“没有食堂我就饿死了”。

  “我拿他们当爹妈的。用心才能做得好,要让这里不仅是食堂,还是他们的另一个家,夏天的纳凉点,冬天的温暖点。”董钧棠说,既要提供优质服务,定价又要在老年人接受的范围内,企业要维持运营,就要争取更多的老人来用餐。想赢得老人的心,就得自己用心。

  老人们接受了董钧棠运营的食堂,街道办为了减轻他的经营压力,不但减房租、物业费,还免除了煤水电气等费用。

  “让利给企业,让他们更好地为老人服务。”

  一家老年人食堂已经不能满足临汾路街道辖区内老人们的需要,街内第二家老年人食堂不久前开业,运营方却不是已有口碑的恒烁餐饮有限公司。“我们就是要让两家企业展开竞争,为老人们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苗丽娜说。

  “开始确实感受到了压力,晚餐就餐人数不理想,我就想了点办法:丰富晚餐品种,推出小分量的规格,更符合老年人饮食习惯。”董钧棠得意地说,“来我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